<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
    ?
    ?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從自由生長到流量時代:新世紀江西網絡文學二十年
    發布時間:2022-04-07 09:37:03
          從20世紀90年代初算起,中文網絡文學已經走過30年春秋。如果與中國古代文學以及當代文學相比,網絡文學的歷史十分短暫。但就作品、作者與讀者數量而言,僅僅發展30年的網絡文學,則是古代文學與當代文學無法企及的。而與同樣是30年歷史的中國現代文學相比,網絡文學發展之迅猛,也是從古文向白話轉變的現代文學無法比較的。如果從1929年朱自清的《中國新文學研究綱要》這一課堂講稿算起,甚至更早,從胡適1922年完成的《五十年來中國之文學》算起,學界對現代文學史的敘事沖動在新文學嶄露頭角的十年內即已開始了,到了新文學發展十余年即有多部文學史面世。[1]這樣看來,從文學史的角度梳理網絡文學的發展歷程,是十分恰當的,也是符合文學發展規律的。

          雖然由于經濟、地理位置等諸多因素制約,江西網絡文學的發生相對較晚,但就整個發展歷程而言,其與中國網絡文學的脈絡基本一致。在20世紀90年代末期,江西網絡作家開始嶄露頭角,掀開了江西網絡文學發展的序幕。到了新世紀,江西網絡文學經歷了20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中國網絡文學舉足輕重的一部分。
     

    一、《悟空傳》與自由生長的網絡文學
     
          2000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部小說出現,它就是《悟空傳》,作者是南昌作家今何在。很多人稱這部小說為“網絡文學第一書”。之所以稱這部小說具有里程碑意義,在于《悟空傳》代表了早期網絡文學的理想狀態。這部小說和其作者今何在,以及早期闖蕩網絡文學世界的俞白眉、寧財神等人,是網絡文學自由生長的見證。那個時候的文學網站“榕樹下”以及各個論壇、貼吧,有無數的文學愛好者混跡其中,沒有付費閱讀,沒有資本介入,甚至沒有文體限制,小說、詩歌、散文紛紛在網絡上出現。一直到博客出現,各種文體仍然在網絡上自由生長,各色人等也在虛擬的空間肆意書寫。
     


          按作者的說法,《悟空傳》講的不是師徒四人往西求取真經的故事,而是四個人追求理想的故事。從內容看,《悟空傳》雖脫胎于《西游記》,但明顯受到當時社會文化語境的影響,是一個當代版的《西游》故事。唐僧與白龍馬,孫悟空與紫霞,豬八戒與月女神,師徒三人都有各自的愛情,沙僧也有自己的追求??梢哉f,除了框架,《悟空傳》已經將《西游記》完全解構。白龍馬由龍太子變成了小龍女,喜歡上了唐僧的前世,自愿變成白龍馬,馱著心愛的人西天取經。孫悟空與紫霞仙子的愛情,在周星馳電影《大話西游》中已經被演繹成經典?!段蚩諅鳌吠瑯咏栌眠^來,只是紫霞從燈芯變成了云霞?!段饔斡洝分胸i八戒被嫦娥仙子嫌棄,到了《悟空傳》,豬八戒與月女神居然在五百年前就是神仙眷侶。沙僧是天庭派來的臥底,在抓捕孫悟空的戰斗中立下汗馬功勞,但因為王母扔了他拼了五百年的琉璃盞而爆發了。將《西游記》改編成愛情故事,其實是香港影視劇的常規套路。不管是周星馳的《大話西游》,還是港版《西游記》電視劇,都有這種無厘頭的愛情情節?!段蚩諅鳌凤@然深受這一娛樂文化的影響,將師徒四人都與感情扯上關系,尤其孫悟空與紫霞的愛情,以及文中大量的《大話西游》經典臺詞的出現,都證明了這一點。
          然而,愛情并不是《悟空傳》解構《西游記》的主要方式?!段蚩諅鳌穼Α段饔斡洝返慕鈽?,主要體現在思想內涵上。其一,反對規則,追求自由。作者在后來修改版的序言中表明,其對原版《西游記》中漫天神佛決定西天取經的規則不滿,對很多妖怪都是神佛關系戶不滿。因而《悟空傳》充滿了對捅破天的向往。小說借唐僧之口清晰地表達了這一思想:“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云散!”其二,奮斗的過程最美麗,結果并不重要?!段饔斡洝分袔熗剿娜俗裱穹鸬囊巹t走完了九九八十一難的歷程,最后立地成佛,功德圓滿?!段蚩諅鳌分械膸熗剿娜瞬⒉蛔袷匾巹t,追求自由。孫悟空兩次大鬧天庭,最終都以失敗告終,孫悟空也消散在天地間?!段饔斡洝返慕浀淝楣潓O悟空大戰六耳獼猴,也在《悟空傳》中出現,但被作者巧妙地改寫?!段蚩諅鳌分械牧J猴實際上是孫悟空本身,是一個懷疑自己、被佛祖重新設定的孫悟空。孫悟空大戰六耳獼猴,實際上是自己與自己戰斗。孫悟空的失敗在五百年前就已注定,但他最后依然不愿妥協,依然舉起金箍棒。他至死都在傳達這個理念:“這個天地,我來過,我奮戰過,我深愛過,我不在乎結局。”可以說,《悟空傳》的走紅并不意外,其對自由與奮斗的吶喊,代表了那個時代年輕人的心聲。
          從藝術風格上看,《悟空傳》也代表了早期網絡文學的諸多特征。其一,短小。這與早期網絡文學文本的載體密切相關。早期網絡文學主要依托于論壇、貼吧以及專業的網絡文學網站,承載量有限,沒有專門的后臺來進行排版等管理,過長的文字會導致閱讀體驗不佳,因而早期的網絡文學文本字數往往不長,商業時代動輒百萬字的長篇不可能出現。其二,感情濃烈,長于抒情。從《悟空傳》第一章師徒四人對話開始,讀者就可以感受到作者迫切想要抒發感情、表達觀點的心情。不管是唐僧、孫悟空的直接吶喊,還是月女神、紫霞、白龍馬的喁喁細語,都包含了濃烈的情感。盡管只有短短的20章內容,但作者想要表達的思想內涵溢于言表。其三,喜歡用對話體?!段蚩諅鳌妨硪淮筇厣切≌f中存在大量的獨白、對話。師徒四人取經路上的嬉笑怒罵,都以對話體的形式展開。唐僧、孫悟空尋找自我的過程,也充滿了大段大段的內心獨白與自言自語。這些對話的出現,有力地幫助了作者更好地抒發情感以及表達思想。其四,風格輕松幽默。20世紀90年代流行的《戲說乾隆》電視劇以及《大撒把》《有話好好說》《不見不散》《甲方乙方》等流行電影,都在強調一種幽默美學。這種輕松幽默的審美氛圍以及對話體的書寫方式,由網絡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在網絡文學界傳導開來,并很快流行?!段蚩諅鳌防锎蠖螌υ挼挠哪?、無厘頭,寧財神的《武林外傳》之所以成為經典,都有這種美學因子在內。
          除了今何在,還有一批作者已經開始涉足網絡,成為最早一批江西網絡文學作家。2001年,圣者晨雷開始在網絡連載長篇架空歷史小說《神州狂瀾》,后來陸續創作了軍事類小說《叛徒》(2004)、武俠類小說《劍道》(2005),2005年在中國臺灣和大陸出版了小說《劍道》和《聚靈》。2002年,南昌作家朱近墨在網絡連載武俠小說《武林謠言》,后來出版實體書。南昌作家夏言冰的武俠小說《琥珀傳奇》系列也在網絡流行。新余作家草玄于2002年被文學網站榕樹下評為“榕樹之星”。上饒網絡作家犁天也在網站上發表詩歌、散文作品。[2]
     

    二、付費閱讀時代早期的江西網絡文學
     
          如果將今何在等人視為第一代江西網絡文學作家的話,后來的方想等網絡大神只能稱為第二代。與第一代的自由生長環境不同,第二代江西網絡文學作家面臨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一,文學寫作的載體從以前的論壇、貼吧以及少量的文學網站,轉移到專業的文學網站。起點中文、紅袖添香、17K、縱橫中文、瀟湘書院、逐浪文學、幻劍書盟等專業的文學網站紛紛崛起,形成諸侯混戰的局面。網絡文學作者的寫作環境空前好轉,可以選擇不同的網站。其二,付費閱讀開始逐漸流行。2003年,起點中文網開始實行VIP付費閱讀制度,并由此成為網絡文學第一網站。付費閱讀制度是中國網絡文學的轉折點,它既保障了作者的固定收益,令廣大作者安心創作,也拉開了資本介入網絡文學的大幕??梢哉f,付費閱讀制度直接改變了網絡文學的生態,網絡文學由此進入毀譽參半但又高速發展的階段。
          2004年,高安作家撒冷憑借都市小說《龍》(也名《YY之王》)一舉成名,成為起點白金作家。在此之前,他還有一部《蒼老的少年》,在《龍》之后有《天擎》《傳媒帝國》等作品?!洱垺氛缙淞硪粋€書名所言,完全是一部“yy”之書。天資聰穎的吳世道在初中就因為打抱不平而退學,蝸居圖書館十多年,因為女朋友的背叛與鄙視,而大受刺激,決定要通過賺錢來贏回尊嚴。于是,一個初中沒有畢業的青年,開始了傳奇的逆襲歷程。半年內,他從一個分公司的圖書資料員升到集團總公司的經理;又在三個月內,通過坑蒙拐騙賺到一千萬以上,而讓曾經的集團公司副總裁成為他的副手,一起創辦文化娛樂公司;在一年多的時間,讓美國洛杉磯的三大華人黑幫脫胎換骨,走上正道,成立紅星公司,并形成大型綜合公司規模……一直到最后,吳世道甚至擊潰美元,讓全世界接受他的和平元計劃,簽署《世界和平計劃》,成立新世界銀行,全世界通行和平元。不僅如此,全世界成立地球議會,實施地球系法律,推行地球語,最終成立地球共和國。從一個初中未畢業的青年,到推動全地球融合成一個國家,吳世道的“yy”之路果然走上了巔峰。從都市題材小說看,撒冷的《龍》之所以風靡一時,就在于其敢想,腦洞大。而這種天馬行空的臆想,也成了撒冷小說的特點。
     


     
          2005年,上大三的方想還在構思第一本網絡小說《星風》,其在起點連載,成績并不理想,風格也在不斷地嘗試中。一直到后來的《師士傳說》(2007)、《卡徒》(2009),方想才逐漸找到自己的風格,慢慢走向網絡大神的寶座。
          《師士傳說》是方想的成名作,這部小說也奠定了方想網絡文學創作的基本風格。男主人公葉重是垃圾星上的棄嬰,被光甲制造師養大,在養父去世后,憑借一部老掉牙的光甲在垃圾星上獨自求生存。有一天,他在垃圾堆里撿到一個光甲空間鈕。通過滴血,他啟動了空間鈕里的光甲,一個名為牧殤的最頂級光甲。在牧殤的竭力幫助下,葉重飛離了垃圾星,進入人類生活的五大星域。于是,這個被養父打下扎實光甲制作、改裝基礎的男主人公,一邊開始在五大星域流浪,一邊汲取各種知識。正因為全面掌握格斗技能、全骨光甲與調培師技能,葉重成了一位全能的光甲師士。雖然葉重一直面臨現有勢力的追殺,但一直表現得游刃有余。他以收攏遺族桑族為發展根基,又在異世空間建立基地與勢力,最后回歸河越星域,輕松滅掉蟲災。在這一過程中,他的身世與牧殤的來源之謎也終于揭曉。
          從寫作技巧與風格看,《師士傳說》還處于過渡階段,寫作技巧并不成熟,故事的連貫性有所欠缺。雖然《師士傳說》也是一部成長類小說,主角在一步步成長,但這種成長,并沒有后來成長類小說的體系化與階段化,在情節與故事描述上嚴密性不夠?!稁熓總髡f》更像是一本游記,一個遺世獨立的孩子進入人類世界的游記。所有的故事都是圍繞主角的游歷展開,雖然基本的游歷脈絡十分清晰,整體的敘事處理可圈可點,但仍然不免給人以散亂之感。主角所遇到的人或事,往往是即興的、偶然的,沒有必然性。因而導致很多人或事,在后面的敘事中消失了,留下不大不小的一些“坑”。當然,這是從早期的自由散漫式書寫進入到規?;?、長篇化、模式化敘事的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現象。規模從幾十章躍升到五六百章,寫作者必然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相比《師士傳說》而言,《卡徒》在敘事上更為流暢,表明經過《師士傳說》的鍛煉,作者越來越適應付費閱讀制度下的寫作狀態?!犊ㄍ健返哪兄魅斯惸?,一個流浪的乞兒,從小在普區掙扎求生。一次偶然的機會,延續了一個垂死的制卡師幾天的命,他被教授了制卡的基礎知識。從此,他開始了長達幾年的一星卡的制作。這種長年累月的一星卡制作生涯,給他打下了堅實的制卡基礎。在他從垃圾堆里翻出一張神秘的卡片后,他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神秘卡片不僅給了他鍛煉體魄和訓練感知的方法,還教會了他制作各種各樣獨具特色的卡片。這也給了他在亂世生存中的資本。為了自保,他開始培養自己的勢力,并在針對六大最頂尖勢力的斗爭中,逐漸壯大,成為能與聯邦第一人爭奪天下的梟雄。當然,《卡徒》的敘事在結束的時候出現重大問題。兩個一直都在不斷發展麾下勢力的頂尖高手,居然選擇以武力決斗的方式來決定兩個勢力的勝敗,這種處理方式令前面所塑造的沒有勢力、單憑個人武力無法改變命運的緊迫感消失殆盡。這種戛然而止的結局處理方式,在方想的多部小說中均有出現。不能不說,方想在駕馭長篇的能力方面,還有欠缺。



     
          可以說,《卡徒》與《師士傳說》是同一套路的產物。男主人公同樣的出身:《師士傳說》的葉重在垃圾星獨自求生;《卡徒》的陳暮則是普區的流浪乞兒。同樣的命運轉折:《師士傳說》中葉重是從垃圾堆中撿到頂尖機甲牧殤;《卡徒》中陳暮則是從垃圾中翻出了神秘卡片。同樣的個人戰力成長模式:《師士傳說》中葉重從各大勢力學會了身體格斗、精神冥想與制造機甲;《卡徒》中陳暮的成長則是伴隨無卡流的身體訓練、感知的升級與制卡技術的成熟。同樣的個人發展模式:《師士傳說》中葉重挽救了星際遺族身體素質強悍的桑族,以此為根基收攏大批人才,又在異世建立基地,培養一批勢力,王者歸來;《卡徒》中陳暮則是收服注重身體戰斗的叢林遺族萬俟族,又成立了雪絲蟲卡修團,獨自在外的時候又建立木營,并通過徑窗進入其他世界,橫掃摩哈迪域與百淵府。相同的個人形象:《師士傳說》中的葉重崇尚簡單直接,感情生活基本為零,只喜歡鍛煉與機甲;《卡徒》中的陳暮雖然指揮才能卓越,但也只喜歡制卡。無論是葉重還是陳暮,都是典型的理工男形象,崇尚技術,癡迷于創造,對感情十分遲鈍。
          兩本書的套路相同,充分表明,經過付費閱讀制度的洗禮,作者們開始選擇更容易成功的方式來進行寫作。上一本書的成功,往往會讓作者覺得是某一種模式的成功。因而,重復上一次的模式,會是下一本書點擊、訂閱量的保證。這種套路的熟悉感,在后來的網絡文學大神那里十分常見。這也是付費閱讀制度、文學的市場化所帶來的弊端。而這種弊端一直伴隨后來的網絡文學,成為一個難以解決的痼疾。
          南昌作家浪漫煙灰2006年前后接連創作了《逆血沸騰》《少年梟雄》兩部小說?!赌嫜序v》蟬聯逐浪網鮮花榜第一,進入百度風云榜前十。而《少年梟雄》影響更大,長期占據逐浪文學網各榜單前列,長時間占據移動銷售榜第一名,榮獲逐浪網最佳人氣獎?!渡倌陾n雄》講述的是一個成績優異的高一新生,如何一步步成為黑道梟雄的故事。顯然,這與六道同樣發表于逐浪的《壞蛋是怎樣煉成的》一脈相承,都是講述好學生如何成為黑道大佬的故事。這些故事在今天看來是不可取的,但在當時確實風靡整個網文界,其影響甚至出圈,引起學者的痛批。[3]
          這一時期,有諸多江西網絡文學作者嶄露頭角。愛打瞌睡的蟲2006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上連載《異界大冒險》,后來陸續創作了《宮斗》《星球商人在行動》等小說?!懂惤绱竺半U》更名為《煉金小魔女》于2007年秋在中國臺灣出版,《宮斗》2008年在內地市場出版。[4]鄧景萍2007年開始創作“花兒系列”小說,《花開一年半載》《花前月下心上》《花謝花會再開》三部曲,都有實體出版。贛州作家賴長義2004年以本名出道,2006年以天堂羽為筆名在起點連載小說,創作有《艷遇傳說》《紫龍風暴》《貌似純潔》《夢想成真》《史前入侵》等,擅長都市異能小說。南昌作家夏言冰的《寒蟬變》結構恢宏,想象奇特。他還創作有《大宋之天子門生》《富貴逼人》等小說,為后來的《一路青云》《宦海無涯》等官文風格奠定了基礎。



     
          付費閱讀早期的網絡文學,資本介入并不深,主要以網站及其背后的資本為主,運營收入以付費閱讀收入及實體出版收入為主,作家的收入也主要集中在這兩方面。這一時期的網絡文學,往往與實體出版捆綁在一起。作家在網站取得成功后,往往會尋求實體出版。也就是說,這個時期的網絡文學作家,觀念還比較傳統,他們依然認為只有紙質出版的作品才算精品。而紙質出版也是對他們能力水平以及作家身份的認可標志。因而這一時期的江西網絡文學創作帶有過渡性的藝術風格。
          其一,追求奇思妙想、異想天開,題材多樣。方想的《師士傳說》講述的是機甲傳奇,《卡徒》又變成了奇幻能力卡的多彩世界。夏言冰的《寒蟬變》,點擊量達350萬,從以商業斗爭為主,夾雜玄幻元素到徹底進入純玄幻世界,通過對宇宙九界的詳細描寫展現出一個傳統的中國神話的鬼神世界。而撒冷的《龍》(《YY之王》)則憑借離奇的逆襲故事吸引了大量讀者。
          其二,由于付費閱讀制度的推行,小說開始“一統天下”,詩歌、散文被邊緣化,只能在區域性網站或博客存身。而這些區域性文學網站也很快因為經營不善而難以為繼。九江文學網、贛州文學網等地方性網絡文學站點都在經營數年之后,基本歸于沉寂。博客也在輝煌過后,很快被更短小、更便捷的微博所取代。
          其三,受傳統文學精英思維以及付費閱讀利益的雙重影響,網絡文學改變了以前隨意、率性而短小的風格,開始逐漸向中長篇過渡,單篇體量有所增加,但還沒有達到后來動輒幾百萬的程度。付費閱讀制度的推行意味著作品長度的增加,會吸引更多的點擊量,也會帶來更多的收入。因而,網絡文學作品的字數會越來越多。但由于傳統紙質出版的限制,作品并不是越長越好。因而,這一時期的網絡文學作品追求的是在網絡點擊與紙質出版上的平衡,字數上比早期更長,但也低于后來的動輒幾百萬、上千萬字。在幾十章到幾百章的規?;瘜懽鬟^程中,作者在不斷適應付費閱讀制度條件下的商業化寫作,因而導致無論從敘事風格、寫作技巧、模式套路,還是場景描寫、人物塑造、錯漏字等方面來看,這一時期的諸多代表作都還處于一個過渡階段。
     

    三、從付費閱讀到深度商業化時代的網絡文學
     
          2010年以來,網絡文學進入高速發展期。一方面,越來越多的作者涌入各大文學網站,成為專職或兼職作者。自從2006年蕭鼎《誅仙》大火,實體出版銷售輕松過百萬冊,傳統出版業就感受到了網絡文學的威力。2006年,網絡文學的實體出版就占據文學圖書市場的三分之一以上[5],甚至有媒體斷言“網絡文學已漸成出版‘主流’”[6]。早在付費閱讀制度剛興起的幾年里,就已經有一線作者年收入過百萬。[7]沒有門檻限制,只要有電腦會打字,人人都可以成為作家,而且收入可觀,一線作者甚至年收入能過百萬,這吸引了大量的草根作者進入網絡文學世界。另一方面,一線作者年入百萬的地位是由千萬甚至上億的讀者造就的。2007年,起點中文網發布公告稱:“2006年,日點擊率突破一億……至今,起點中文網已經擁有1000余萬的注冊用戶,超過8萬名原創作者和10萬余本原創小說,發表文學作品的總字數超過80億字。”[8]僅僅一個網站,即擁有上千萬注冊用戶,日點擊率上億,足以證明網絡文學的讀者群之龐大。



     
          如果說,網絡文學受眾之龐大、實體出版銷售之火爆,還不足以吸引資本的注意的話,網絡文學的出圈,成為影視、動漫、游戲新寵,則徹底吸引了資本的眼球。2010年以來,諸多從網絡文學改編而來的影視劇成了爆款。后來,網絡文學大IP徹底出圈,涉足影視、游戲、動漫、文創等諸多領域,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資本的過度滲入,網絡文學的深度商業化,徹底改變了網絡文學的底色,一方面推動了網絡文學登上全民矚目的王座;但另一方面,資本的粗暴干涉,又帶給網絡文學無盡的傷害,網絡文學的未來具有更多的不確定性。
          2010年以來,江西網絡文學也進入了繁榮期,名作大神紛紛登場,從作品的數量、質量以及影響力來看,江西網絡文學都在全國處于舉足輕重的地位。同時,江西網絡文學也伴隨資本的浪潮而起伏,帶有濃厚的商業化色彩。
          (一)從實體出版到大IP
          網絡文學早期的出圈,是從實體出版開始的。實體出版是傳統文學的標配,也是衡量一個作者能否稱為作家的標志。因而,實體出版,這是早期網絡文學作者普遍的期望,也是其實現身份認同的舉措。盡管不被傳統文學圈認同,但能夠實體出版,對于諸多網絡文學作者而言,是一個需要大書特書的事情。我們在很多網絡小說的連載中,都可以感受到作者對于實體出版的期許以及成功出版后的喜悅。早期的網絡文學,實體出版是一大趨勢。筆者在梳理2010年以前江西網絡文學時,也看到不少作者的作品都實現了紙質化出版。此外,2008年以來,還有眾多江西網絡文學作者出版了實體作品,如宜春作家夏日里的阿燃的《深紅粉紅》《交易》《手腕》,新余作家星野櫻的《晴空萬里》,南昌作家安以陌的《清夢奇緣》《香薰時光之戀》《神偷俏王妃》,萍鄉作家池靈筠的《惑世姣蓮》《桃妝》《宮砂淚》《云仙血》《畫瓷》,撫州作家慕容湮兒的《傾世皇妃:一寸情絲千萬縷》《傾世皇妃:人生若只如初見》《眸傾天下》《三生三世桃花依舊》《嫁入豪門》《帝業如畫》《江山依舊》,撫州作家木子喵喵的《竹馬鋼琴師》《巴黎檢察官》《我在你的世界,下落不明》《我想和你過好這人生》《少女時》,南昌作家阿彩的《神醫鳳輕塵》《鳳凰錯》《帝醫風華》,等等。[9]
          2010年以后,江西網絡文學的出圈范圍越來越廣,開始涉足影視、動漫、游戲等領域。2010年,慕容湮兒的《傾世皇妃》由北京林心如工作室改編成電視連續劇。新余作家純情犀利哥的《異界魅影逍遙》被改編成游戲。江西網絡文學大神方想的《不敗王座》還沒動筆,其手游改編權就拍出了810萬元,而其后來斷更的《五行天》僅僅連載四萬字時,便簽訂了影視與網頁游戲改編權。2017年,根據今何在作品改編的電影《悟空傳》上映。此外,“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貴們,如純情犀利哥、凈無痕、阿彩等人的影視、游戲等版權都在制作、運營中;犁天、太一生水等資深白金作家和大神們的IP也是炙手可熱;早期轉型走實體出版市場的草玄、安以陌、星野櫻等人,此時已經成為以網絡IP改編為主的影視編??;最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網絡白金大神撒冷是國內最早轉型的作家之一,是網絡文學IP化、泛娛樂化的主要推動者之一,也是運營IP最成功的商界驕子之一”[10]。
     


          (二)商業浪潮裹挾下江西網絡文學的創作
          從網絡點擊量、實體出版以及大IP的運營來看,商業浪潮下的江西網絡文學無疑已經證明了她的成功。2010年以來,方想、犁天、夏言冰、上山打老虎額、躍千愁、百里璽、賊道三癡等作家紛紛發力,純情犀利哥、凈無痕、太一生水、番茄、半醉游子、寂無、天涯明月、九燈和善、天下青空等作家也開始登上網絡文學大神級的寶座。女頻方面,阿彩、安以陌、慕容湮兒、木子喵喵等都取得了耀眼的成績。
          從2010年到2020年,江西網絡文學大神眾多,作品層出不窮。由于2010年以來,年度《江西文情報告》均有網絡文學專章,對每年的江西網絡文學均有分析,此處不必再對這十年的網絡文學文本一一分析。我們可選擇2010年后開始進入網絡文學創作領域的兩位大神級作者凈無痕、純情犀利哥進行分析,進而看出江西網絡文學在商業化浪潮下產生的變化。
          南昌作家凈無痕,2010年末開始創作第一本網絡小說,但反響平平。在經過了兩部小說的創作后,2012年底開始創作《絕世武神》,一炮而紅。后來陸續創作《太古神王》《伏天氏》等小說,一直牢牢占據網絡文學大神寶座。從《絕世武神》到《伏天氏》,凈無痕的小說創作一直處在穩步上升的狀態中,在大神級作者中表現很平穩,因而成績喜人。2017年在第二屆“網文之王”的評選中,凈無痕位列百強大神。2020年在橙瓜網網絡文學20年的系列評獎中,凈無痕位于十大玄幻作家之列。而他的《太古神王》曾被評為最具潛力玄幻作品,《伏天氏》也榮獲“橙瓜網絡文學獎”2018年度百強作品獎。艾媒咨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網絡文學作家影響力榜單解讀報告》,其中“2020年中國網絡文學男頻作家影響力TOP50”中,凈無痕以《伏天氏》排名第19位。正因凈無痕作品的穩定表現,其商業價值也被充分挖掘,《絕世武神》被開發成端游和手游,《太古神王》則被改編成電視劇。

     

     
          新余作家純情犀利哥的異軍突起,也在2010年以后。2011年,純情犀利哥連載的長篇玄幻小說《異界魅影逍遙》進入百度風云榜前十、移動閱讀基地前十,各網站總點擊超過十億,并被改編成頁游。此后,他的幾部小說都取得了驕人的成績?!兑坏燃叶 罚ê蟾拿栋云G至尊》)曾進入百度風云榜前二十、移動閱讀基地前十;《邪御天嬌》(后改名《絕世邪神》)進入百度總搜索榜前四十;《諸天至尊》在掌閱連載后,上架僅10天便使純情犀利哥成為全網第一個百萬盟作者,百度小說總搜索榜前十,并被改編成漫畫、電影與游戲;《獨步逍遙》連續兩屆在“橙瓜網絡文學獎”上榜,名列年度十大作品、年度最具潛力十大動漫IP。純情犀利哥在第二屆“網文之王”與第三屆“橙瓜網絡文學獎”都入選百強大神。
          第一,隨著商業化浪潮的加深,網絡文學創作逐漸從長篇走向大長篇,千章以上的文本成為常態。注水現象成為網絡文學被讀者和理論批評界詬病較多的問題。
          凈無痕的《絕世武神》2500章,700多萬字;《太古神王》2052章,600多萬字;《伏天氏》從2018年開始連載,已經更新至2700多章,還未完結?;旧?,凈無痕采用的是三年一部小說的節奏。純情犀利哥的節奏要快一些?!懂惤琪扔板羞b》加上番外1700多章;《一等家丁》2200多章,800多萬字;《邪御天嬌》是作者連載時間最長、規模最為龐大的一部小說,更新至6500多章;后來的小說規模都有所縮小,《諸天至尊》1300多章,約300萬字,《獨步逍遙》更是只有941章。這種千章以上的規模,在2010年以后的網絡小說創作中十分常見。而從長篇走向大長篇、從幾百章邁入千章時代,恰恰是網絡文學進一步商業化的結果。在網絡平臺付費閱讀制度下,對于一個創作者而言,字數收入是最基本的收入,也是最有保障的收入,因而在沒有被網站強行完結的前提下,作者會盡可能地加大字數的規模,以增加收入。因而,字數注水現象也屢見不鮮。而增加字數的常用手段,則是開地圖。同樣類似的情節,在新地圖可以再來一遍,如果處理得好,增加新的人物與故事,讀者反而不會覺得重復?!督^世武神》從揚州到雪月國,從雪域到乾域再到八荒境,再從小世界到大世界九霄大陸,入上界九霄天庭,進封圣之域,地圖從小到大逐漸展開。每開一個新地圖,都會面臨新的人物、新的勢力、新的故事,因而小說字數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
          第二,套路化、模式化成為網絡文學創作的常態,創新變得困難。網絡文學擁有海量的作者與作品,但長著千篇一律的面孔,眾多大神的作品模式雷同。這成為制約網絡文學發展的瓶頸。
          以玄幻題材為例,開新地圖的方式成為玄幻文學最常見的套路。這種套路在最頂尖大神如天蠶土豆等作者那里也是屢試不爽。江西網絡文學也無法脫離這個大環境,套路化、模式化的寫作十分常見?!短派裢酢纺兄髑貑柼鞆某酱笙幕食?,進入更高層次的皇極圣域,又在仙人的幫助下破開粒子世界,進入諸天仙域,闖蕩33天,后進入太古仙域,成為神王,并以身化道,開創九天世界,創造諸天之道,最終超脫。整個小說就是這種從小地方逐漸往大地方、不斷開新地圖的發展過程。凈無痕仍在連載的《伏天氏》也在這種模式之中。
          當然,網絡小說一般以個人成長為主線,隨著主角的成長,必然會從小地方走向更廣闊的空間。這種不斷開地圖的套路十分符合成長類小說。套路、模式在當今網絡文學創作中既是常態,也是一種較好駕馭動輒千章以上小說的有效方式,本身并沒有高下之分,但如果作者處理不夠巧妙,對作品的傷害是不可估量的。而海量的作者與作品選擇同一套路與模式,對網絡文學的傷害更是巨大的。就把握故事的能力而言,凈無痕在網絡文學作者中屬于比較不錯的。雖然基本一直都在玄幻的題材內耕耘,開地圖的模式也類似,但其三年一本書的節奏,加之每個新地圖故事的差異化,每部小說保持在敘事上有所變化,使其創作一直保持比較穩定的狀態,小說成績也在穩步提升。
          第三,創新成為衡量一個網絡文學作者能否躋身最頂尖大神的重要指標,也成為決定網絡文學前途方向的重要指標。
          創新,對哪個行業都很重要,但創新同時也是十分艱難的。是否具有創新的勇氣與決心,是衡量一個行業、一個人是否具有活力的重要標志。對網絡文學而言,創新尤其重要。因為在商業資本的裹挾下,網絡文學已經逐漸失去了活力。盡管依然有海量的作者與作品涌入網絡文學,但一個必須正視的現實是,網絡文學的新作者、新作品更難冒出頭了,腰部及腰部以下的作者生存更為艱難。對大神級作者而言,由于他們身處作者層級的頂端,能很輕易地吸引讀者粉絲以及資本的注意,因而,動漫、游戲、影視的改編變得唾手可得。為了維持這種地位,他們在創作時往往會待在舒適區,選擇熟悉的題材與模式,因為這些模式、套路已經被市場所檢驗,套路化、模式化也隨之而來。而網絡文學的新作者,也會效仿這種成功模式,希望通過復制模式的方式走上成功者的道路。這導致創新在網絡文學中正越來越變成奢侈的事。而創新的活力,正是當年網絡文學百花齊放、迅速取代傳統文學地位的重要因素。
          純情犀利哥的作品一直都在玄幻大類下,其小說創作一直堅持既有風格并進一步成熟。因而其小說風格都十分接近,基本都是穿越異世,武力為王?!兑黄芳叶 贰丢毑藉羞b》《萬古第一婿》《異界魅影逍遙》與《絕世邪神》,男主都是從地球靈魂穿越而來,自帶穿越福利。此外,男主在開局大多都是以敗類廢物形象面世,《一品家丁》男主因偷窺被毆,《萬古第一婿》男主因爬上新娘閨蜜床上而被毆至死,《絕世邪神》男主葉楚是鶴城聲名狼藉的敗類,《諸天至尊》男主周澤是皇城一害、癡迷聲色犬馬風花雪月的敗類,《異界魅影逍遙》男主羿鋒是經脈俱斷、被人唾棄的廢物。從男主形象而言,純情犀利哥的小說男主都自帶邪氣,邪氣中又有底線。正是這種人設,導致其小說風格偏幽默風趣??梢哉f,純情犀利哥的小說風格一以貫之。
          應該說,純情犀利哥的小說創作漸趨成熟,其一直堅持玄幻題材,小說風格也一直保持不變。其能成為大神,與這種堅持不無關系。這也是其被讀者與市場認可的原因所在。但不得不說,雖然純情犀利哥長期占據各類榜單,其小說線上流量與市場反響不錯,但故事的創新與否,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作者能否躋身最頂尖大神行列。
     

    四、余論:免費時代,流量為王
     
          可以看到,江西網絡文學也有其獨特之處,地域元素在江西網絡文學中隨處可見。江西的地名、地理位置往往在一些都市題材小說中出現,撒冷的小說開篇往往都在江西。而瓷器則是不少江西網絡小說偏愛的內容元素,夏言冰的《寒蟬變》故事世界設定從現代陶瓷工業到神仙世界,就是其中典型代表。這種地域元素的書寫,對中國的網絡文學創作而言,也是一種創新。地域的魅力,或許在未來的網絡文學中會有更大的展示空間。
          網絡文學一直面臨正版與盜版攜手同行的局面。由于網絡媒介的特殊性,盜版更容易復制與流通,打擊盜版變得十分困難。付費閱讀制度的推行,雖然保障了作者的權益,也讓中國讀者逐漸養成了付費看正版的習慣,但不得不說,付費閱讀限制了網絡文學讀者的規模,將海量的讀者拒之門外。這也是網絡文學盜版屢禁不絕的原因所在。在流量時代,這種畫地為牢的做法,無疑會損失難以想象的流量。資本對流量的敏感,也反映在了網絡文學上。2018年,連尚文學率先推出免費模式,多個網絡文學平臺如鳳凰、咪咕、書旗、17K免費讀等,無不打出了“免費”的推廣策略。而小米、百度、米讀、鳳凰的翻閱小說和點眾科技的追書閱讀等,更是以免費為主要模式,掌閱也推出兩款免費閱讀產品。[11]而網絡文學最大的平臺閱文集團也做出了反應,推出免費閱讀的APP。
          雖然資本的目的是為了爭取流量,免費并不徹底,或者說在很多時候只是個噱頭,但顯然,免費時代已經到來。中國互聯網以及電子商務的發展歷史早已證明,誰掌握了流量,誰就占據了無可比擬的優勢。因而,網絡文學的免費時代不是可以預見的未來,而是正在加速的現在。
          對習慣了幾大平臺一統天下、習慣了按字數收費的作者而言,面對免費時代平臺爭奪流量的殘酷的生死之戰,換新平臺、新讀者將成為常態,受到沖擊不可避免。尤其對于腰部及腰部以下的作者而言,免費時代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但不管城頭變換哪家的大王旗,對創作者而言,靜下心來好好構思一個故事,打磨自己的文筆,不斷創新,都是正途。即使在流量為王的免費時代,內容為王、質量至上,仍然是一個作者成功的不二法寶。


    注釋:

    [1]彭民權:《周揚與新文學史的書寫》,《中國政法大學學報》2019年第2期。
    [2]何闖:《江西網絡文學:弄潮二十年》,《江西日報•文藝評論》2018年6月6日。
    [3]陶東風:《中國文學已經進入裝神弄鬼的時代》,《中華讀書報》,2006年6月21日。
    [4]何闖:《江西網絡文學:弄潮二十年》,《江西日報•文藝評論》2018年6月6日。
    [5]張雋:《網絡文學真要火了》,《中華讀書報》2007年6月27日。
    [6]和穎:《網絡文學已漸成出版“主流”》,《今日信息報》2007年7月23日。
    [7]路艷霞:《一線網絡文學寫手年收入百萬》,《北京日報》2007年7月3日。
    [8]起點中文網的詳細數據參見《商界論壇》2007年第10期。
    [9]除上述作品名單外,江西網絡文學的實體出版情況還可參見何闖:《江西網絡文學:弄潮二十年》,《江西日報•文藝評論》2018年6月6日。
    [10]何闖:《江西網絡文學:弄潮二十年》,《江西日報•文藝評論》2018年6月6日。
    [11]三言財經:《巨頭紛紛跟進 網絡文學走進免費時代》,搜狐網,2018年12月29日。

    (作者單位:江西省社會科學院)


     

          彭民權,湖北監利人,碩士和博士均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文藝學研究中心,現為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學術帶頭人、研究員,江西省宣傳思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在省級以上學術刊物發表30余篇學術論文,著有個人學術專著4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項目1項、江西省社科規劃項目2項、江西省社會科學院重點項目1項。

     
    來源:《創作評譚》2022年第2期
    編輯:吳江靜
    責編:歐陽雪平

    韩国无码

    <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