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
    ?
    ?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我們應該提倡怎樣的書法批評?
    發布時間:2022-03-02 10:56:11
          文藝批評在文藝事業的發展中具有重要作用,這是不言自明的,好的批評對創作者創作水平的促進、接受者欣賞水平的提升,甚至整個領域發展大方向的引領,都能起到助益的作用。但實事求是地講,近些年來,書法藝術領域的批評開展得并不十分充分和健康。具體而言,一方面在主流媒體中,有理論意義的批評幾乎是缺失的,太多贊美歌頌式的評論顯然是無助于書壇發展的;另一方面,隨著網絡自媒體的發展,倒是有一些人借助一些有影響力的平臺,如微信公眾號、微博、今日頭條等,發出了批評的聲音,但是眾所周知,如今的網絡環境十分復雜,批評者的水平、動機、方法、語言等都是良莠不齊的。出于公心、有見地的批評當然是應該歡迎的,但偏狹的、充滿戾氣的、動機不純的所謂批評,也會帶來一些干擾和混亂。所以,筆者不揣淺陋,想就如何開展良性的書法批評的問題談一些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想針對網絡上的一些書法批評進行一個“反批評”,即哪些類型的批評是不宜倡導的。



    1.審美單一  觀點偏狹

          我們知道,藝術審美是多元的、主觀的,沒有哪一種風格、范式可以定為一尊。書法之美,可以分為秀雅、端莊、雄強、野逸、疏淡等等許多類型,可謂是“各美其美”,在相近的審美類型下,可以比較作品的優劣,但如果只認為一種審美類型是高級的,其他都是低級的,那就有失偏頗了。例如,近些年,關于如何看待所謂的“丑書”,有很多的爭論,就其藝術內涵,我們暫不作評判,但筆者在網絡上看到一些“丑書”的擁躉把不能欣賞“丑書”者即定性為“審美能力低下”,斥為“美盲”,這種把自己的審美趣味強加于人的態度顯然是不正確的。

    2.帶有功利性動機

          有的批評在貌似客觀公允的表象之下往往夾帶“私貨”,也就是所謂的“帶節奏”。當然,這種目的性不會直白地顯露,對許多讀者也具有迷惑性甚至煽動性,但明眼人是能察覺的。這種功利性首先表現在對某個或某些書家的鼓吹上(至于為何鼓吹,則又有背后的利益動因)。筆者在網絡上看到一類文章,模式是將書家進行兩兩對比,在其設定的評判標準下作一番分析,然后得出結論:某某“完勝”。這種貶低一方而抬高另一方的比較手法就是典型的“拉踩”,其目的是為了鼓吹“完勝”的一方。凡是能在書壇立足揚名的書家都有自己的風格和專擅,當然也有不足,不能用狂放的風格去與端莊的風格比誰更狂放,用“流行書風”的書家去與傳統型的書家比誰更有創新性,進而得出“誰甩誰幾條街”的結論,這是起碼的方法論問題。但這種文章往往給人一種見解獨到、敢說真話的錯覺,所以具有一定的誤導性,也事實上能達到吹捧一些書家的目的。另一種功利性的表現就是利用網絡上的反精英、反主流情緒,用一些標新立異的論調或是針對一些名家的批評來為自己博取關注度,也就是所謂的“制造流量”。這種動機不純的書法批評是不可取的。

    3.充滿臆測  不講證據

          有的批評文章,不是本著學術探討的態度,也不是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而是喜歡扯上一些書法界的“內幕秘辛”,而且言之鑿鑿,似乎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其目的不外是要讓大家相信他不喜歡的書家就是依靠鉆營人脈而取得高位,而他喜歡的書家則受到了權力的打壓,實則他的這些“內幕秘辛”多半是捕風捉影、子虛烏有,還是在“帶節奏”。例如筆者看到網上有文章說某某獲得某項大獎是因為某位書協領導的偏愛,這種話對于普通讀者而言很有迷惑性,但是對中國書協評獎制度和流程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這純屬無稽之談。從大處說,嚴肅的書法批評應該有嚴謹的態度,任何事要言之有據;從小處說,雖然在虛擬的網絡空間,還是應該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也就是說,書法批評首先要講“文德”。

    4.用語刻薄  人身攻擊

          書法批評應該就事論事,就書法論書法,因為是在探討藝術,所以尤其應該用語雅正,但由于是批評,有時針對某些現象,詞鋒激烈一點也是允許的,但切忌用語刻薄,甚至于人身攻擊。然而,這個現象在當下的網絡批評語境中卻是時常出現的,“低級”“無知”“反智”“膚淺”“有勇無謀”等等詞匯被頻繁使用,甚至貶低書家的人品道德,這顯然已經超出了正常批評的范圍,是對被批評者的極不尊重和語言暴力了。這種語言并不能彰顯批評者的高明,反而是一種粗俗的表現、不講“文德”的表現。魯迅先生早就說過:“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斗!”

          書法藝術的發展需要批評的聲音,但是我們反對上述不健康的批評。那么,我們應該提倡怎樣的書法批評呢?在此,筆者也談幾點自己的淺見。

          1.書法批評應有理論高度,有歷史格局,并能把握時代精神。書法批評其實對批評者的理論水平要求很高,如果不是對書法的本質、規律、歷史演進、風格流派等有很深入的研究和理解,就很難對一幅書法作品的成敗優劣作出客觀準確的判斷,沒有理論支撐的批評只能算是看熱鬧。此外,當我們對書法的歷史及其發展規律有了全面的把握之后,才能有一個大的格局和眼光,去評判一幅作品、一種風格、一位書家的真實水準和成就,有的評論里動輒就說某位書家“集傳統之大成”,甚至“超越古人”,這是很不嚴謹和嚴肅的。當然,書法不只是繼承,還要有創新,但不是每一種創新都是成立的,我想,只有那種從傳統中來,又能體現新的時代精神的創新才是成立的,作為批評者,能否準確把握時代精神,也是決定其批評眼光高下的關鍵。

          2.書法批評應有多元包容的審美觀。書法批評要有寬廣的視野和包容的胸懷,不能以自己的好惡去評判一切。前人給我們留下了太多可資取法和借鑒的范本,每個人都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學帖的我們可以用帖的標準去評判,學碑的我們可以用碑的標準去評判,但不能說學碑就一定高于學帖,或者學帖就一定高于學碑。另外,有一些和傳統離得比較遠的探索和嘗試,只要不是嘩眾取寵、裝神弄鬼,都可以允許、包容,甚至鼓勵,但也不宜過分拔高,認為那才是高級的書法,代表書法發展的方向。任何一位書家、任何一種風格,能不能立得住腳,都需要歷史的檢驗,我們應該提倡多元審美、多方探索,只有在五彩繽紛的花園里,才能發現最美的那幾朵花。

          3.書法批評應有學術操守和學術勇氣。書法批評應該是純粹的,批評者應該首先摒除自己的名利思想,要有文人的操守和風骨。學術觀點可以不同,但一定要出于公心和良知。另外,不能囿于自己的小圈子,在圈子里違心地相互抬舉,形成利益集團,黨同伐異。要實事求是,要敢講實話,敢講真話,哪怕是對自己的前輩、老師,也要有“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勇氣。

          4.書法批評應用語文雅,言之有據,多針對作品少針對人。書法批評實際是對自己學術觀點的表達和闡釋,而不是意氣之爭,要言之有理,以理服人,所以在語言上要盡量雅正平和,切忌暴戾、侮辱性的用語,不尊重別人,也拉低了自己的格調。批評應集中在學術的范圍內,就藝術論藝術,就作品論作品,杜絕捕風捉影的人事紛爭、道聽途說的八卦隱私,更不可將書法批評變成對某個書家的人身攻擊。還是那句話:書法批評要講“文德”。

          衷心希望良性健康的書法批評能更好地開展起來,為書法藝術在新時代的發展繁榮助力!

     

    韩国无码

    <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