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
    ?
    ?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嫁接與黏合:劇本殺的敘事技巧與接受功能
    發布時間:2021-12-20 17:15:09
      劇本殺是近年風行在年輕人群體中的一款社交游戲,因為其依憑的媒介不同,又分為“線上劇本殺”和“線下劇本殺”兩種。本文主要討論的對象是后者,將從劇本殺的劇本文本的構成、劇本殺游戲的流程,分析劇本殺從類型文學推理小說、戲劇和游戲三種文體的敘事技巧進行的挪用及嫁接,以及這些特征與玩家接受之間的關聯。
     
    一、劇本殺的劇本與推理小說的關聯
     
      劇本殺游戲的劇本分為兩個部分,玩家劇本和DM(游戲主持人)劇本。玩家劇本包含角色的設定、前情提要、了解的部分事實和現象。DM劇本包括組織行動手冊,它會說明劇本劇情的全貌與發展;其他的物證、圖紙與附加線索,它們隨DM對游戲局勢的判斷不定時發放,從而推動劇情的進展,改善玩家的游戲體驗。劇本殺從文本來看是“去中心化”的,也就是沒有人掌握敘事的專利,每個人了解的都是劇本的一角,如果用小說的術語來說,每個玩家文本都是“限制性敘事”的。在劇本殺進行中,DM僅僅掌握故事全貌的知情權,并不掌握控制游戲的整體走向,游戲過程中出現的狀況由玩家、DM、現場氛圍的共同作用產生。
      有研究者指出,劇本殺的文本是推理小說的變體,但其實仍然有差別。劇本殺呈現在所有玩家面前的緣起往往都只是一個事件:比如極端的公共安全事件——“某怪病在某市爆發,一群人被圍困”,“某列車被安裝炸彈,乘客踏上死亡之旅”;比如惡性的兇殺事件,某富豪、某組織首領被殺。這些僅僅是“事件”,不是“故事”。E.M.福斯特曾說過著名的論斷,“國王死了”和“王后死了”是“事件”;“國王死了,不久王后也死了”是情節。情節揭示出事件之間的因果順序,而故事只關注事件發展的時間順序。所以,劇本殺的劇本文本只提供“事件”,而玩家在游戲過程中串聯邏輯線、指認兇手等步驟其實是補全劇本文本中各個事件之間潛藏的“情節”。在這個意義上,劇本殺游戲是在拼湊散置的推理小說的情節線,正如一位劇本殺愛好者為玩家提供的忠告:劇本殺的關鍵不是找出誰是兇手,而是找出每個玩家之間的故事,每個玩家和死者之間的矛盾,還原整個劇本殺的故事,這才是‘劇本殺’最大的樂趣。
      除此之外,劇本殺的敘事視角與推理小說迥異。對每個玩家來說,他們得到的劇本都是用限制性敘事的視角講述的,而推理小說一般來說是采用第三人稱全知性視角敘事的。推理作家、編輯隆納德·諾克斯提出的“推理小說十誡”,在本格推理小說風行的時代被奉為創作的金律,其中有這幾條關于敘事行為:其一,罪犯必須是故事開始時出現過的人,但不得是讀者可以追蹤其思想的人。這一條規則限制了本格推理小說的心理描寫,避免探入人物內心揭示其心理活動。其二,偵探不得根據小說中未向讀者提示過的線索破案。這一條規則規定推理小說的敘事者的敘事方式是“攝像機式的外視角”,也就是只能客觀地記錄人物呈現的言論和行為,讓敘事者變得非人格化。其三,偵探的笨蛋朋友——比如華生——必須將其判斷毫無保留地告訴讀者,此人的智力須輕微低于讀者的平均水平。這一條規則的用意和功能類似于“白癡敘事”,即用陌生化的方式講述慣常的現象,避免作者的觀念和議論對敘事的干擾。相比來說,劇本殺的文本寫作并不遵守“推理小說十誡”對敘事行為的限制:因為劇本殺的表演性質,人物心理活動和情緒甚至成為重點表現的對象;人物劇本是用限制性視角敘事的,每個人只能看到真相的一部分;輔助解密的人物不再是憨愚的偵探助手,而是掌握一切真相與情節走向的DM。
      不同的敘事者懷揣著關于同一事件不同角度的觀察,這種敘事的方式讓我們想到芥川龍之介的名篇《竹林中》,恐怕它是最適合改編為劇本殺的經典短篇小說。雖然敘事方式類似,但二者體現出的精神實質是不同的。劇本殺游戲與推理小說一樣,都有對確定性真相的執著與追尋。博爾赫斯曾說:“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如此的混亂如麻。但有一樣東西倒是謙和地維持著它的經典美,那就是偵探小說……我要說:偵探小說在遭到蔑視之后,它現在正在拯救一個亂世的秩序。這證明,我們應該感激它,偵探小說是立下功勞的。”[1]閱讀推理小說,源于對確定性、可知的真相、秩序的追尋與向往,而參加劇本殺,直接成為推理小說中的人物,則是親身實踐對碎片性真相的修補,洞穿現象達到真理的渴望?!吨窳种小愤@樣的小說是對破碎的后現代世界的描摹,真相不可知,追尋真相本身的正當性被消解,小說家仿佛接受了曖昧、模糊、不確定性本身。
     
    二、劇本殺與古典戲劇的關聯
     
      除了推理小說,劇本殺的敘事方式對古典戲劇劇本的結構也有借鑒。比如故事都發生在自成一體的世界,或一個密閉的空間內:開設同學會的酒店,被封閉的超市,郊區的別墅……主要事件也發生在有一定長度的集中的時間內。這種時間和空間的設置,與本格推理小說中的“密室殺人”創作模式有相似之處,又符合古典戲劇結構的“三一律”:戲劇的場面發生在一晝夜內,發生在同一個空間內,情節服從于同一個主題。除了時空的高度凝聚,劇本殺也借鑒了一定的戲劇結構。在劇本殺創作中,有兩種最主要的結構:“刻畫事件的正面一方,再刻畫事件的反面一方,再到二者之間的矛盾沖突,最終導致悲劇的結局。”或“刻畫事件的正面一方,再刻畫事件的反面一方,再到二者之間的矛盾沖突,最終矛盾得到正面解決,卻帶出深刻嚴肅的教諭性意義。”這種模式仍然發軔于亞里士多德的《詩學》對悲劇中的“復雜劇”,即用深刻的突轉或驚人的發現,在較短的時間內達到模仿的目的,從而激起觀眾震驚、恐懼和憐憫的感情。
      除了劇作結構,劇本殺的游戲過程和規則也體現出戲劇的特征。首先,玩家選擇自己想要扮演的角色,對角色必須要有代入感,不能持中立態度。然后,玩家閱讀劇本。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玩家劇本并不能一次性從頭讀到尾,需要在游戲進展過程中逐次閱讀劇情。第三步,玩家自我介紹角色和劇情。第四步,每個玩家根據已知的劇情搜查線索,在這個過程中,玩家之間可以自由展開一對一聊天。第五步,各玩家可以有選擇地公開自己掌握的線索。然后是玩家根據已有信息及線索,進行推斷,指認兇手,最終進行復盤,也就是還原事件的整個經過。
      為了游戲體驗,在此過程中玩家不能說“我的劇本上就是這樣寫的”“我的劇本上沒有這樣寫”之類的話,這代表著玩家需要全心全意地成為他扮演的人物,以人物的邏輯思考、說話、做事。但這個規則在實際游戲中又有一些矛盾和吊詭的狀況。某劇本殺網絡論壇上,一位玩家抱怨他的伙伴“入戲太深”。那個劇本的真兇是一位富商的小女兒,她殺害了自己的手足,最后所有玩家都沒有找出真兇,原因是扮演富商的那位玩家一直在包庇兇手,藏匿他掌握的關鍵信息和證據。事后,其他玩家問他這樣做的原因,扮演富商的玩家認為,自己已經失去了一個孩子,即使另一個孩子就是真兇,出于感情他沒辦法把她交出去。這個令人哭笑不得的例子,體現出兩種邏輯的沖撞推理小說尋兇的理性邏輯和廣闊的文學中蘊含的人性和情感邏輯。這種沖撞歸根結底是確定性和不確定性的沖突。作為游戲,劇本殺需要唯一的、確定的結果——找到真兇,但它的文學性背后的曖昧性、模糊性又會解構這種唯一確定的真相。
     
    三、劇本殺的文體與接受
     
      劇本殺玩家分為四個類型,推理型玩家、扮演型玩家、劇情型玩家和社交型玩家。推理型玩家主要從游戲中得到推理行為帶來的智力快感,劇本殺從推理小說那里習得的敘事技巧可以滿足這部分人的需要。吸引扮演型玩家的是劇本殺扮演和展現的功能。也就是戲劇的功能,這部分人在游戲過程中哭、笑,進行情緒宣泄、情感釋放。劇情型玩家從劇本故事中滿足好奇心、與劇本中的人物共情,這是廣義的小說文體的功能。社交型玩家從中得到競技的快感、與他人交流的快樂,這又體現出劇本殺作為游戲的功能。由此可見,劇本殺的文本是對推理小說、戲劇、敘事小說、游戲等多個文類的嫁接與黏合。它將傳統文類的讀者(觀眾)接受過程,從私人推至群體,將個體的文本接受過程帶入互動的元素。它是一種嫁接式的亞文學文本,它攝取各種文體敘事的技巧和特點,并讓讀者可以從中獲得這幾種文體的綜合性接受體驗,比如智力推理的需要、扮演他者和凈化情緒的需要、共情的需要、社交的需要。
      游戲性和文學性是評判劇本殺劇本的坐標尺上的兩端,趨向一端就意味著遠離另一端。如果劇本中充盈著小說的大量的細節,就代表情節密度的稀薄、轉折的平淡,確定性結果的喪失,也就代表劇本游戲性的丟失。但好的劇本殺劇本并不應該僅僅是情節的解密游戲,更不是匪夷所思的玄妙情節對大腦的刺激。正如上文那位劇本殺玩家提到的,兇手是誰并不重要,通過觀察和思考發現人物之間的關系才是這個游戲體驗最佳之處。這種關系并非僅僅是人物行為的事實聯系,更是人物的精神、情感、心靈邏輯的聯系,這無疑呼喚著一種更深厚的文學品格。
     
     
    注釋:
     
    [1] [阿根廷]豪·路·博爾赫斯:《作家們的作家》,倪華迪譯,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95頁。

     趙鑫,北京師范大學現當代文學專業研究生在讀。
     
    (作者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

     

     
     
     
     
    本文刊發于《創作評譚》2021年第6期,轉載請注明。

    韩国无码

    <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