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
    ?
    ?
    ??
    當前位置:江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文藝評論
    文藝評論
    當游戲成為一種對抗孤獨的方式——論劇本殺游戲的興起
    發布時間:2021-12-17 16:21:17
      導語:都市生活讓人們的社交形式發生了劇變,在陌生人社會,社交游戲應運而生。最近在年輕人社群中火爆的劇本殺,就是一種典型的角色扮演類社交游戲。它源自19世紀英國的派對游戲“謀殺之謎”,一般由4—12個人組成,在DM(游戲主持人)的組織下,尋找、闡述、分析證據,破解兇手的作案手法和動機,最終找出真相。
      可以將劇本殺游戲,視為一種互動性的文學或戲劇形式。這里的三篇文章兼及劇本殺文本形式的內與外,聚焦劇本殺的形式特征與背后的社會心理成因。作為一種有著完整內在結構的游戲,劇本殺富有意味的詩性形式和戲劇品格,專狹的結構和游戲共同體的結合,使人的身體和精神都處在一種韻律的諧和之中。分析劇本殺的文體形式,可以發現它從類型文學推理小說、戲劇和游戲三種文體的敘事技巧進行的挪用及嫁接。這種嫁接式的亞文學文本,帶來了綜合性的接受體驗。劇本殺表演性、互動性的游戲形式提供了一個與現實世界相獨立的空間,滿足了當下年輕人排解壓力和對抗孤獨的心理需求。
    ——賈想(中國作家協會)
     
     
      近年來,劇本殺作為一種新興的社交游戲迅速發展起來,越來越被當下年輕人所青睞。隨著這一游戲的普及,它所承載的功能也逐漸超出一般游戲本身,而成了一種年輕人之間的社交工具。
      劇本殺又可稱為“謀殺之謎”,最初起源于英國的游戲“Murder Mystery”,是一種以劇情為核心的推理游戲。游戲本身玩法是以既有劇本為核心,給每個玩家分配特定的故事角色和故事劇本。玩家在熟悉各自角色的劇本基礎上,以第一人稱角色扮演的方式參與到游戲中,通過圓桌討論和證據搜集的方式還原事件真相??偟膩碚f,劇本殺是融合了推理、表演等多種元素的一款社交游戲。
      劇本殺在國內的興起最初起源于網絡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的熱播,之后線上劇本殺游戲App迅速發展起來。這一股浪潮進一步到了線下,線下的劇本殺門店數量開始迅速增長。劇本殺這一游戲的受眾規模也不斷擴大,逐漸成為當下年輕人之間最受歡迎的一種社交方式。
      劇本殺的快速興起表明其在某些方面滿足了當代年輕人的需求。劇本殺的游戲形式本身以及它所蘊含的社會功能之間,無疑具有某種內在的聯系。
     
    一、劇本殺的游戲特征
     
      劇本殺的游戲核心是玩家們需要圍繞既定的故事劇本展開推理與討論,推理的基礎是已經設定好的劇本和事先準備的線索。在游戲過程當中,玩家與劇本,玩家與玩家之間都構成了某種交互關系,這些交互關系反映出的就是劇本殺的游戲特征。
     
    1.表演性
      在一場劇本殺游戲中,玩家需要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參與并扮演劇本當中不同的角色,因此在劇本殺當中玩家需要在理解自己被分配到的角色的基礎之上,去完成對于這一角色的演繹。這種表演的過程本身就是玩家的一種二次創作,體現的是玩家自身對劇本角色的理解。線下的劇本殺為了追求游戲的沉浸感,會配備與游戲劇情相關的背景和道具,方便玩家更好地進入角色;當劇情發展到關鍵時刻,甚至還會使用預先設計好的燈光和音效,去營造劇情所需的氣氛。
      與劇本殺游戲對于表演的需求緊密關聯的,是玩家對游戲的深度沉浸體驗。在劇本殺游戲當中,有一些行為是被絕對禁止的,諸如主動說出自己是兇手的事實,或是將屬于自己的劇本拿給別人看,抑或是在游戲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離場。這些被禁止的行為所具有的一個共同特征,就是直接破壞了劇本殺游戲所構建出的虛擬世界的真實性,從而破壞了整局游戲當中所有其他玩家的游戲體驗。
      線上的劇本殺游戲中,玩家們通過語言來完成各自的角色扮演,通過交流來達成各自對于游戲劇本世界的沉浸式體驗。語言的功能在這一過程中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體現,它幫助玩家通過想象完全沉浸入一個與現實世界毫無關聯的世界當中。線下雖然會以道具、燈光、音效等作為輔助工具,幫助玩家獲得更好的沉浸式游戲體驗,但游戲的核心歸根結底還是落實到了劇本本身上,因此一個足夠優秀的劇本,往往是支撐起一個劇本殺游戲的關鍵。
     
    2.互動性
      如果說玩家需要通過表演來表現出自己所理解的角色劇本,那么其他玩家要了解某一角色,就要通過玩家之間的相互交流來達成。圓桌討論也可以看作劇本殺游戲進行的主體過程,玩家們聚在一起通過信息的交流來還原事件的真相,玩家之間的互動與交流成為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也正是得益于此,劇本殺具有了很強的社交屬性。
      為了能夠讓每一個玩家都充分地參與到游戲當中,劇本殺的劇情和角色設置有其特定的要求。劇本殺的劇本在設計時,會要求每個劇本角色在劇本當中的重要程度等同,每個角色都會掌握不同的關鍵信息,各角色之間所掌握的信息是相互獨立的,因此只有所有人將線索共同拼接在一起,才能還原出故事的真相。這種設計可以保證每一個玩家都能夠充分地參與到游戲當中,享受游戲所帶來的樂趣。
      在劇本殺游戲進行的過程當中,劇本會給玩家之間的信息交流設置額外的障礙,比如扮演兇手角色的玩家必須隱瞞自己是兇手的事實,抑或某一角色掌握與兇手有關的關鍵信息,卻因為一些自身的難言之隱必須要隱瞞這些信息,那么游戲劇本就會給該玩家設置隱瞞相關信息的任務。這些任務的存在使得玩家所代表的角色在游戲當中可以撒謊,也使得每一個玩家在獲取其他玩家所提供的信息時都會抱著懷疑的態度。這種設置一方面增強了游戲的趣味性和可玩性,另一方面也更考驗玩家之間交流互動和獲取信息的能力。
     
    二、劇本殺快速興起的原因探析
     
      劇本殺能夠在年輕人群體中快速興起,與其自身的特征有很大的關系。劇本殺游戲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年輕人的心理需求,也反映出了當下社會部分年輕人群體的精神狀況。
      首先,劇本殺游戲能夠給玩家們帶來沉浸式的游戲體驗,讓他們沉浸在劇本所設計的游戲世界當中。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現》中用戲劇論來解釋人與人之間的交際,并闡述了表達的作用:“社會生活的表達部分被看成是給予他人或被他人接受的印象來源。而印象被看成是有關不明顯的事實的信息來源和一種手段,通過這種手段,接受者可以引導他們對信息的反應,而不必等待信息發出者所有可感覺到的行為后果。因而,表達,是根據它在社會互動期間所起的溝通作用來理解的,而不是根據別的什么,比如,不是根據它對表達者所可能具有的完善功能或弛張功能來理解的。”[1]事實上,劇本殺當中玩家的溝通與交流,與現實生活中的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別無二致。在游戲當中,玩家之間印象的形成幾乎完全取決于圓桌交流之間的溝通以及與角色相關的客觀線索,而印象的形成又會進一步影響玩家的抉擇和游戲的走向。劇本殺披上了推理游戲的外衣,在游戲中提供五花八門的劇本內容,但其核心內容最終還是指向了現實世界的人際交往,玩家在與其他人溝通時所展現出的獲取信息與表達自我的能力成了游戲的關鍵所在。這一極為現實的游戲核心也增強了劇本殺游戲體驗的真實感,讓玩家能夠更好地進入到游戲劇本構建的世界當中。
      如今快節奏生活成為都市里一種比較普遍的社會現象,人們習慣于運用碎片化的時間去處理不同的事情,連對待娛樂也是如此,這也是如今短視頻、手游大受歡迎的原因。而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有人愿意拿出完整的大塊時間聚在一起去參與到一場游戲當中,這看似反常的現象背后卻有其內在的邏輯關系??旃澴嗟纳罱o都市的年輕人們帶來的是越來越大的生活壓力,而劇本殺游戲為參與玩家們提供了一個與現實世界相互獨立的空間,玩家在這個空間當中可以暫時擺脫現實的瑣碎與煩惱,完全沉浸于游戲劇本所構筑的虛擬世界中。除此之外,虛擬世界帶來的新鮮感和刺激感成為游戲的一部分樂趣來源,而游戲所必然包含的推理元素也使得劇本殺更受推理愛好者們青睞。
      除去游戲本身作為娛樂和解壓的手段所帶來的吸引力,劇本殺游戲同時還作為年輕人之間的社交方式而存在。在如今這個科技高速發展的時代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在發生著變化。雪莉·特克爾在《群體性孤獨》當中是這么描述我們當下的一種矛盾現狀的:“我們對科技的期盼越來越多,卻對彼此的期盼越來越少。我們處于一個完美風暴的靜止中心。我們被科技打敗了,被吸引到一個低風險并且唾手可得的聯系上:Facebook上的朋友,虛擬化身,在線聊天等。如果‘方便’和‘可控’仍然是我們生活的首選,那么我們可能還被社交機器人誘惑而沉迷其中。就像是一個賭徒在老虎機的卡槽邊上,那些令人興奮的程序向我們許諾,讓我們沉迷于游戲里不能自拔。在機器人時代,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一點,我們不再抱怨,而是期望甚至渴望簡化和減少聯系。”[2]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社會分工越來越細致,人類社會也逐漸脫離了原有的共同體狀態,每個人都成了獨一無二的個體,而并非某個集群中的一部分。這種個體化的進程給人們帶來的自由,但同時也帶來了孤獨。我們在網絡上可以看到越來越多各不相同的亞文化群體,人們在網絡上尋求愛好、觀念相近的人組成群體,以這種方式對抗個體的孤獨??萍嫉陌l展使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加容易,卻并沒能拉近人們心靈間的距離。當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僅僅通過機器發送信息就能完成時,這種交流取消掉了身體的在場,使交流更多地成為有效信息的傳遞,而感情的溝通卻被擱置在一旁。當人與機器的關系愈發緊密時,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卻愈發疏遠了,個體的孤獨在這種溝通關系當中無法得到疏解。劇本殺游戲的另一個魅力便來源于此。它作為一款具有社交屬性的游戲,能夠構造出一個與外界獨立的時間與空間,讓玩家在其中更為直接地溝通與交流,這一集體性的活動成了對抗個體孤獨的一種方式。事實上,我們可以觀察到,劇本殺游戲具備社交屬性并非一個獨立現象,現在許多原本在設計之初并不包含社交屬性的游戲,都逐漸被玩家們附加上了社交屬性。比如如今十分熱門的多人對抗性手游《王者榮耀》和《絕地求生:刺激戰場》,許多玩家玩這些游戲的目的是借此平臺與自己的朋友互動娛樂,或者認識更多的朋友。當這一具有普遍性的現象擺在我們面前時,我們應當認識到,多人游戲已經越來越成為年輕人們對抗個體孤獨的一種手段。
     
    三、當游戲成為對抗孤獨的方式
     
      依據上述內容的分析,可以看到劇本殺不僅僅是作為一種娛樂游戲而存在的,它的興起同它滿足了當代年輕人的心理需求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一方面,劇本殺是人們排解壓力的娛樂手段;另一方面,劇本殺也是人們交流溝通,對抗個體孤獨的一種方式。我們可以看到,無論是哪一方面,人們在劇本殺中所尋求和獲取的,都并非正面解決問題的辦法,而更偏向于一種逃避的方式。通過暫時性地沉浸到一個虛構的世界當中來忘記現實的瑣碎與壓力,通過和游戲中的其他玩家交流來對抗個體的孤獨。但回到現實中后,這些問題仍舊存在,游戲只是一個能夠暫時擺脫這些問題的工具。
      當然,即便游戲并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但它也確實滿足了當下許多年輕人的心理需求。但我們更應當關注的是,當社會飛速向前發展,當人們生活物質水平在不斷提高的時候,人們的精神世界卻逐漸變得貧乏。當代許多年輕人的內心不足以強大到直接面對外界所帶來的壓力和個體的孤獨,因而游戲在娛樂休閑的基礎上,逐漸被賦予了更多滿足人們心理需求的功能。當我們脫離游戲去重新審視這個問題,我們在當下應當如何構建自我的精神世界,在一個高度分化的社會當中應當如何面對個體的孤獨。這是值得每一個人去仔細思考的問題。
     
     
    注釋:
     
    [1][]歐文·戈夫曼:《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現》,黃愛華、馮鋼譯,浙江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239頁。
    [2][]雪莉·特克爾:《群體性孤獨:為什么我們對科技期待更多,對彼此卻不能更親密?》,周逵、劉菁荊譯,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314頁。
     黃嶺貝,北京師范大學文學創作與批評專業在讀。(作者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
     
     
     
    本文刊發于《創作評譚》2021年第6期,轉載請注明。
     
     

     

    韩国无码

    <pre id="urnje"></pre><acronym id="urnje"><strong id="urnje"><xmp id="urnje"></xmp></strong></acronym>

  • <pre id="urnje"></pre>
    <pre id="urnje"><del id="urnje"><menu id="urnje"></menu></del></pre>